• <td id="csk40"><li id="csk40"></li></td><small id="csk40"></small> <small id="csk40"><td id="csk40"></td></small><button id="csk40"><menu id="csk40"></menu></button>
  • <td id="csk40"><button id="csk40"></button></td><small id="csk40"></small>
  • <small id="csk40"><li id="csk40"></li></small><td id="csk40"><li id="csk40"></li></td><td id="csk40"><li id="csk40"></li></td>
  • <li id="csk40"></li><small id="csk40"><td id="csk40"></td></small> <small id="csk40"></small>
  • <small id="csk40"></small><li id="csk40"><button id="csk40"></button></li>
  • <td id="csk40"><button id="csk40"></button></td><td id="csk40"><li id="csk40"></li></td>
  • <td id="csk40"><button id="csk40"></button></td>
    • 隴東報數字報

    • 掌中慶陽客戶端

    • 看清客戶端

    首頁 > 縣區  > 西峰
    文化大院里的“老文”

 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    打開微信,點擊 “ 發現 ” ,使用 “ 掃一掃 ”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。

    慶陽網訊(通訊員 殷靜 豆苗)提起西峰文化大院,當地很多人都會提到一個人,一個78歲的老人,他叫文存科。

    文存科,西峰區北門村的一位普通農民。一身素衣下,藏著一雙長滿老繭的手,喜歡擺弄各種老物件。而文化大院,就是文存科為這些老物件打造的安身之所。

    文存科的文化大院,似他本人,外在樸實而內在豐富。走進大院,到處彌漫著古樸的氣息。大院左邊的廠房,擺放著一些具有年代感的物件,廠房隔壁是他每天工作的“車間”,不大但器具齊全。大院的上房里,擺放著他制作的推車、花轎、板凳等木制物件。

    每天早晨,文存科在打開文化大院的大門的那一刻,也就開啟了他一天的忙碌生活。清掃、抹塵,擺弄一番老物件,動手做一做新木活。無論灑滿陽光,還是掛滿星辰,這大院里,角角落落都布滿了他的腳印。

    “我從18歲開始學做木活,每天掙一塊五,養活一家人?!蔽拇婵普f,1975年以后他開始搞建筑、領工隊、帶學徒、管生產和技術。在困難生活里打拼的他,對木匠活產生了濃厚情趣。他學手藝不單是為了養活家人,更是“心生歡喜,感覺做不夠?!?/p>

    70年代,有手藝的文存科,可是十里八鄉的風云人物。他那貼滿墻的榮譽,和一件一件親手雕琢的物件,見證了大半個世紀,他在靜好歲月里用勤勞給予時光最美的答案與饋贈。

    2000年,為了方便照顧父母,文存科便不在外面干活了。閑暇之余,自己編寫詩歌、練練書法,收藏各種老物件。日積月累,久久為功,文化大院就此創辦。文化大院特有的隴東風情,吸引了眾多組織或個人前來搞文化活動和參觀交流。

    步入古稀之年的文存科,越來越懷念年輕時期的那段奮斗歲月,更懷念自己養家糊口的老手藝。2021年,他重拾沉寂多年的老工具,在文化大院里,干起了木匠活。

    “做了一輩子,什么圖啊,設計啊,都在我腦子里?!蔽拇婵菩χf,人老了,不管有沒有本事,能有一件自己喜歡的事,堅持去做,就強地很。

    文存科,一人,一鋸、一尺、一線、一木,在光陰里拉鋸錘鑿,往復不休,成就美具。他說:“過了80歲,我也要繼續把我喜歡的木活做下去?!?/p>


    編輯:吳樹權
    相關稿件
    精品免费国偷自产在线视频_国产自慰在线观看_五月天伊人久久大香线焦_国产中文无码日韩